婚姻嗟叹

每晚,窗外都是连续不断响着劈劈啪啪的麻将声与叽叽喳喳的说话声,每次从街口路过,只要没有下雨,总能看到一群老头老太打得正酣,走路中偶尔也许瞟一眼桌子上排列的牌。而他们的愉快与专注并不会引起我的注意的。 时隔已经几个月了,在脑海中多次回忆起那位老年的妇女。曾经,我打过几次电话过去,一...

每晚,窗外都是连续不断响着劈劈啪啪的麻将声与叽叽喳喳的说话声,每次从街口路过,只要没有下雨,总能看到一群老头老太打得正酣,走路中偶尔也许瞟一眼桌子上排列的牌。而他们的愉快与专注并不会引起我的注意的。

时隔已经几个月了,在脑海中多次回忆起那位老年的妇女。曾经,我打过几次电话过去,一直没有人接,后来就作罢了。

一天,一个人要咨询我一点家庭暴力的问题,我到了目的地,打了几通电话,联系上了那个咨询者,我就叫她罗老师。

重庆所有的人都可以叫做老师,外地人第一次来可能会奇怪,这个地方怎么遍地都是老师。

罗老师身材,年龄约五六十岁,走起路来身体有点瘸,当时我以为是她固有的残疾,我就问:“我们在哪里去坐坐吧,找一个安静点的的地方,小茶馆也可以。”

毕竟夫妻纠纷这回事不宜在人多的地方讲,她说:“我对这些地方也不熟悉,不知道去哪里坐呢。”我东张西望了一回,她说:“我们干脆到那边医院去坐,我就是在那里看的,里面也宽。”

到医院里面,我四处观看,大厅里也有不少人,挂号的,拿药的,不过已经是中午的时候,挨着墙边有一排塑料登,没有人坐,我们就坐在上面。

我说:“罗老师,你的腿是不是不舒服啊,我看你走起路来很费力的样子。”

罗老师说:“我这脚杆就是他打断的,你看我走起路这么吃力,还没有恢复,我天天都要到这里来换药,这只是一个地方的伤。”

说着她把裤子褪了一截,我一看,当时我心里就一咯噔,好长一道口子,估计有二十公分。我说:“这个是他打伤的?”

罗:“这是动手术开的口子,里面骨头是断了的。你看还有这里。”说着又把腰拿给我看,也是一道口子,“肋骨是打断了的,还有我这个鼻梁,你仔细看看,是不是有点歪,我鼻梁被她打断了两次,有几次我没有办法,就向派出所报案,后头派出所的人都看不过去了,说‘你啷个又来了,不是喊你写一个申请,我们就拘留他的嘛,你也不写。’其实,他是被拘留了一次,但是几天出来后还是这样,反正一天要喝酒,喝了酒就要打。”

我说:“罗老师,你把他如何打你,现在你对离婚是怎么打算的,讲给我听一下。”我看她情绪逐渐开始波动起来,就想引导她尽量说些关键的情节。

罗:“傅律师,你是不知道,我跟他在一起真的是受不了了,他力气大得很,以前是杂技团的,你想练杂技的,筋骨这些是好粗壮,我身材又矮,他一把就把我推到了,手掐着我的脖子,差点背气。耍杂技的,都是吃青春的饭,后来年龄大了,杂技团也不要了,他出来之后好像感觉自己人生没有了目标,就整天的喝醉,醉了就要动手,乱骂人。我年青的时候,那时年龄小,就像现在的小女生追星一样,一心要找一个明星的想法,而他当时在杂技团,经常出台表演,就主动追求他,家里人也反对过,但是我就是死心踏地的。我的身材很矮小,那时就经常撒娇,在逛街的时候就故意说我走不动了,要他背,有时候他也要背,想起来,当初也有些美好的回忆。但是现在,他完全变了烂泥一样,又不爱卫生,又不洗澡,晚上要那个就那个,有时我不同意,你想嘛一身臭我就叫他去漱一下口,他根本不顾我的感受,完了就自己睡觉。我本来出生在一个比较好的家庭,从小就爱艺术,最喜欢唱歌跳舞,不管是外面的交际还是平时的打扮,我都是很注重个人形象,你像今天来见你我都特意在家梳妆打扮才出来。平时我一般都不愿意出门了,已经没有心情了,今天你问我去哪里坐,其实我住在这附近,外面的世界我一点都不熟悉,好像已经与世隔绝了,我家里养了几只流浪猫猫,我不出门,就在家里呆着,收拾一下屋里而已。”

她边说着我边看着她,虽然身材是很矮小,但是打扮得很得体,五官也长得比较精致,想来年轻时还是一个漂亮的人。她说到自己被打的伤痛处,眼泪直落下来,看她这样子我心里也不是滋味。她说到年轻时候的一些快乐,也令我羡慕叹息。美好的回忆也许是一个人坚持下来的原因,她内心有不舍的情结,但身体与精神的折磨又让她不能承受。

她说:“偶尔一次,我想吃点面包,虽然他要咒骂,但是晚上回来,又给你带一个回来,丢在你身边,那时,突然好像心里又有一点温暖。但是,我是绝对不能跟他一起过了,现在我身上的伤,都是我自己的钱医的,他也不管。以前他的钱我也管着,后来他把卡自己挂了失,重新办了卡,他的退休工资就全由他自己用,主要就是喝酒。有一次,几天没回家,后来在外面找到,跟一群叫花子睡大街上,叫他回来也不回来。”

我说:“你有没有原来受伤部位的照片,或医院的治疗证明?”

她掏出一个很旧很小的手机,翻了半天只翻出一两张,心里着急了,说:“我还有一些照片呢,在哪里去了。”说着就要哭。

我开始希望她说关键的一些事实,但是,我不应该打扰她,我宁愿作一个倾听者,让她把感情全部发泄出来,也许她找不到这样一个人,说出她心里的苦楚,我的倾听也许能让她缓和一下精神的消沉或抑郁,即使法律可能并不能帮助到她什么。

后来我打过几次电话,都是无人接听,也不知道她到底如何的过。

评论

姓名

办公环境,3,成功案例,4,法律法规,56,法院电话,25,犯罪量刑,28,房产纠纷,3,公告,4,公司实务,1,合同纠纷,6,婚姻家庭,16,交通事故,18,看守所,66,劳资纠纷,6,律师费,4,律师团队,2,侵权纠纷,4,山都文集,68,山都资讯,5,刑法总则,62,刑事实务,71,行政诉讼,1,知识产权,1,指导案例,35,罪名-毒品犯罪,10,罪名-渎职罪,30,罪名-妨害司法罪,16,罪名-公共安全罪,37,罪名-公共卫生罪,11,罪名-公共秩序罪,40,罪名-国边境罪,7,罪名-国家安全罪,12,罪名-环境保护罪,16,罪名-婚姻罪,2,罪名-金融管理罪,30,罪名-金融诈骗罪,8,罪名-卖淫罪,7,罪名-民主权利罪,6,罪名-名誉隐私罪,7,罪名-企业管理罪,16,罪名-侵犯财产罪,13,罪名-人身权利罪,27,罪名-市场秩序罪,13,罪名-税收征管罪,14,罪名-贪污贿赂罪,12,罪名-伪劣商品罪,10,罪名-文物管理罪,9,罪名-淫秽物品罪,5,罪名-知识产权罪,7,罪名-走私罪,10,
ltr
item
重庆山都律师事务所: 婚姻嗟叹
婚姻嗟叹
重庆山都律师事务所
https://www.shandu.org/2015/01/blog-post_22.html
https://www.shandu.org/
https://www.shandu.org/
https://www.shandu.org/2015/01/blog-post_22.html
true
7396930417528630798
UTF-8
加载全部文章 没有找到文章 浏览全部 阅读更多 回复 删除回复 删除 By 主页 页面 文章 浏览所有 为你推荐 标签 归档 搜索 全部文章 找不到与您的请求匹配的帖子 返回主页 Sunday Monday Tuesday Wednesday Thursday Friday Saturday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January February March April May June July August September October November December Jan Feb Mar Apr May Jun Jul Aug Sep Oct Nov Dec 刚刚 1 minute ago $$1$$ minutes ago 1 hour ago $$1$$ hours ago Yesterday $$1$$ days ago $$1$$ weeks ago more than 5 weeks ago 关注者 关注 此高级内容已锁定 步骤1:分享至社交网络 步骤2:点击社交网络上的链接 复制所有代码 选取所有代码 所有代码已复制到剪贴板 无法复制代码/文字,请按[CTRL] + [C](或Mac则为CMD + C)进行复制 目录